我已授權

註冊

非標資產回表致銀行資本充足率普降 9月二級債規模逼近前8月總額

2018-09-11 06:30:05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本報記者 辛繼召 深圳報道
本報記者 辛繼召 深圳報道

  導讀

  上半年,五大行中,除農業銀行(601288,股吧)千億定增使得資本充足率均值上升外,工商銀行(601398,股吧)、中國銀行(601988,股吧)、交通銀行(601328,股吧)、建設銀行(601939,股吧)的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出現下降。

  2018年上半年,26家上市銀行中,有17家銀行資本充足率或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出現不同程度下降。

  究其原因,在去杠桿、強監管下,各家銀行壓縮同業資產、表外非標投放等,相應增加表內信貸投放。上半年,各家銀行的表內信貸投放速度明顯加快。高風險權重資產回表,使得銀行資產消耗速度增加。

  銀行開始密集補充資本。8月30日,工行發布公告,計劃在未來幾年分批次發行1000億元優先股和1100億元二級資本債。

  多家銀行的資本管理規劃提出,銀監會今年3月要求,各級監管部門在撥備覆蓋率120%-150%、貸款撥備率1.5%-2.5%的區間範圍內,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原則,確定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其中明確資本充足率高的銀行可適度下調,進一步強化了資本充足水平對商業銀行各項業務發展的重要影響。

  監管有意呵護銀行補充資本,7月20日,央行發布資管新規執行通知稱,支持有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回表需求的銀行發行二級資本債補充資本。

  資本充足率普遍下降

  2018半年報,五大行中,除農業銀行千億定增使得資本充足率均值上升外,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建設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出現下降。

  上半年,農行定增1000億元,使得該行資本充足率較去年底上升1.03個百分點,至14.77%。而工行、中行、交行上半年三項資本充足率指標較去年底均出現下降,其中,資本充足率分別減少0.41、0.41、0.1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減少0.46、0.20、0.17個百分點,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減少0.44、0.16、0.16個百分點。建行上半年資本充足率較去年底上升0.14個百分點,但一級、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下降0.03、0.01個百分點。

  上半年,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普遍低於10%和9%,面臨較大的資本補充壓力。

  其中,光大銀行(601818,股吧)、華夏銀行(600015,股吧)、北京銀行(601169,股吧)、上海銀行杭州銀行等資本充足性均大幅下降。上述五家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68%、11.97%、11.92%、13.44%、13.53%,分別下降0.81、0.40、0.49、0.89、0.77個百分點。招行、興業、中信銀行(601998,股吧)的資本充足率也分別下降0.40、0.33、0.31個百分點。

  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環比提升較多的個股為農行、浦發、平安、南京、寧波和無錫銀行。分別環比提升72、30、15、35、27、42個百分點。

  受分紅、資產回表影響

  上市銀行資本充足率下降,除分紅等原因,主要是非標等資產回表,貸款增速較快,資本消耗加快。

  在去杠桿、強監管下,各家銀行壓縮同業資產、表外非標投放等,相應增加表內信貸投放。上半年,各家銀行的表內信貸投放速度明顯加快。高風險權重資產回表,使得銀行資產消耗速度增加。

  2018年上半年,上市銀行貸款增速明顯提升。截至2018年6月末,股份制銀行貸款較年初增長8.85%,增速環比2017年下半年提升4.73個百分點,國有大行、城商行貸款增速環比亦分別增加3.86 和3.76 個百分點。

  如,招行稱,資本充足率較上年末均有所下降,一方面是因為2017年度派發現金紅利約211.85億元,相應減少核心一級資本凈額;另一方面持續加大對總分行兩級戰略客戶和零售等信貸類業務投放,導致兩種方法下的風險加權資產增幅均高於資本凈額增幅,而高級法受底線加回等計量規則影響,資本充足率下降幅度更大。

  招商銀行(600036,股吧)常務副行長李浩在業績發布會上表示,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下降,主要原因在於上半年加強了壞賬風險的計提。此外,上半年,對於一些公司的貸款,只要符合風險偏好和信貸政策就允許增長,風險資產增長,影響到資本充足率。第三點,為了防止合規風險,對原來賣斷的票據資產開始計提風險資本。

  “我們覺得整個的經濟開始走弱,為了防範未來的風險,上半年繼續提了一部分的補充撥備。補充撥備的增加,直接影響到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的下降。”李浩說,預計到三季度整個核心資本充足率將會有所回升,到了第四季度會趨於平穩。

  中信銀行高管稱,上半年該行總資產增速2.3%,按照輕資產輕資本策略,上半年風險資產新增控制在1000億元以下。下半年,對資產總量適度增長有信心,預計資產增速4%-8%。

  資本約束也成為銀行轉型“大零售”的原因之一。中信銀行稱,上半年繼續保持低資本占用的個人貸款業務投入力度,報告期內個人貸款新增640億元,占本集團新增貸款的35.11%。

  9月密集補充資本

  銀行紛紛通過多種渠道補充資本,提高資本充足率。多項千億融資計劃在途。

  8月30日晚,工行公告,擬非公開發行境內優先股,發行總數不超過10億股,募資總額不超過1000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後將全部用於補充其他一級資本。據此測算,2018年6月末工行一級資本充足率達到12.81%,優先股將使得工行一級資本充足率上升0.59個百分點。

  此前,2018年8月,工商銀行董事會審議通過,在2020年前發行1100億元合格二級資本工具議案。

  9月銀行資本補充突然加大力度。9月以來,已有中國銀行、中信銀行、浦發銀行(600000,股吧)發行二級資本債,募資400億元、300億元、200億元。而今年前8個月,銀行共發行二級資本債33只,總額1000億元。

  多個百億規模的資本補充計劃在途。今年3月,中信銀行提出,將優先選擇發行二級資本工具等以補充二級資本,計劃發行500億元的二級資本工具。同時,研究發行優先股等其他一級資本補充工具。8月21日,銀保監會批準興業銀行(601166,股吧)非公開發行不超過3億股優先股,募集金額不超過300億元,計入其他一級資本。8月,中國銀行股東大會批準,於2020年末前發行不超過800億元人民幣或等值外幣的減記型合格二級資本工具。7月,浦發獲批發行不超過400億元的二級資本債券,計入二級資本。

  銀行資本補充率面臨硬性約束條件。按照銀監會《關於實施〈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過渡期安排相關事項的通知》,過渡期內對2018年底資本充足率的要求為資本充足率為10.5%,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5%,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7.5%。

  渠道、股價約束

  銀行補充資本,面臨兩項現實難題,一是大部分銀行股“破凈”,股價低於每股凈資產。

  平安銀行(000001,股吧)董秘周強表示,銀行選擇資本補充工具無外乎就是定向增發、可轉債。但是,定增股價不能低於每股凈資產,“這個難度是非常大的,經常會有發行失敗的風險,這也是大部分銀行不選擇定增的原因。”

  此外,可轉債發行時的市價可以低於每股凈資產,與監管的規定吻合,也有很多操作的案例,同時它的轉股價需要高於每股凈資產,但這是6個月之後。如果6個月之後高於每股凈資產可以順利發行,如果低於每股凈資產的話也可以為銀行提供融資支持,具有股債雙重的性質。

  此外,目前,銀行補充資本的工具還比較單一。

  廊坊銀行董事長邵麗萍此前表示,銀行補充資本就是一級資本工具的增資,包括上市銀行和非上市銀行非常單一。上市銀行還有定增,非上市銀行基本就是一種。目前,永續債還沒有被批下來的。資本補充渠道問題限制了很多中小銀行的發展。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