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湖南最大縣級市再起風波

2018-09-04 18:48:45 和訊名家 
  導讀

  耒陽財政短缺波及教育。

  1

  耒陽市再起風波

  在國家“消除大班額”的要求下,秋季開學第一天,湖南省耒陽市部分公辦小學高年級學生,被迫“分流”到其他學校,學生數量達8000多名。9月1日開學當天,被分流到委托辦學的民辦學校湖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耒陽分校的學生發現新學校未裝修完畢、甲醛超標,學費還高出10余倍,家長一怒之下,走上街頭抗議,引發了耒陽市聚眾衝擊國家機關案件。

  據耒陽政府通報,9月1日,耒陽市城區部分學生家長因對大班額化解分流方案及相關工作不滿意,先後聚集到耒陽城區6所學校、市委、城北路與西湖路交匯處及107國道拉橫幅聚集、堵路,造成耒陽城區和107國道部分路段堵塞。經現場做工作,堵路人員拒不離開,為維護交通秩序,處置民警依法強行帶離5人,交通恢復暢通。

  現場民警在多次警告無效後,依法強行驅散非法聚集人群,並控制46名帶頭衝擊公安機關的人員。經初步核實,僅有1人為學生家長,其余人員均為社會閑散人員,其中涉嫌盜竊逃犯1名,有違法犯罪前科人員6名。事態得到有效控制。

隨後,湖南省省委要求妥善處理耒陽群眾訴求。耒陽官方公布,將妥善處理反映問題,分流學生學費將按照公立學校標準收取。
  隨後,湖南省省委要求妥善處理耒陽群眾訴求。耒陽官方公布,將妥善處理反映問題,分流學生學費將按照公立學校標準收取。

  2

  補不上財政短板,耒陽教育就成空談

  耒陽市是湖南省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縣級市,全市有34個省級貧困村。

  耒陽財力不足歷來是影響教育發展的瓶頸,城鄉教育資源極大不平衡,農村教育滯後,生源減少,學校撤並。城市教育資源不足,待建軟硬件設施需要巨大的財力投入。

  2017年耒陽市一般公共預算累計完成221696萬元,同比減少了49862萬元,下降18.36%;截止2018年5月31日,我市財政收入累計完成80726萬元,同比減少14637萬元,下降15.35%。

  在耒陽市房地產經濟持續增長、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的亮麗外表下,耒陽早已陷入財政短缺、主體財源煤炭資源枯竭的境地。“文明耒陽”披露,2018年耒陽市財政收入增長較緩慢(並未披露準確數字),不過,稅收收入同比增長,稅收結構進一步優化。另外,房地產投資增長表現亮眼,房地產投資累計增長140.9%。

  綜合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財政情況來看,耒陽市財政情況並不樂觀,財政增長緩慢,財政壓力較大,對轉移支付的需求較大。

  2017年的工資是借來的,財政部門想方設法從衡陽市財政局借款2億元,從省財政廳借款1億元,並爭取省財政廳調撥資金,才確保了工資按時發放。而今年5月份,耒陽市卻沒能幸運籌集到錢,財政部承認了市財政壓力巨大、國庫的庫存資金嚴重不足,耒陽市在職幹部職工5月份工資未能實現按期發放。

  目前,耒陽市財政收入增長乏力、基本支出增加迅猛、國庫資金嚴重短缺,本級財政入不敷出情況逐年加深。主要原因為耒陽市主體財源煤炭經濟持續萎縮造成本級財政年年短收。同時也造成政府債務的快速增長,2017年耒陽政府公布的地方債余額為130億元。

  而上半年,在財政壓力空前的情況下,耒陽財政總支出為150019萬元,其中教育支出47680萬元,占比31%。 2017年這一數字為13695萬元。

  目前我國義務教育現行體制的財政原則為“地方負責、分級管理”。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外出務工人員收入的增加,很多鄉鎮的家庭為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也想把孩子送到縣城去讀書。而現實是,縣城、市區的教育資源是有限的,是按市內受教育人口和教師資源等分配好的。而鄉鎮孩子源源不斷加入到城市教育中,城鄉義務教育資源配置極大不平衡,於是就形成了“大班額”和“超大班額”。老師精力不足,照顧不到所有學生,引發教育質量下降和安全隱患問題。

  對鄉鎮家庭來說,一種是在家務工的,一種是在外務工的。

  外出務工人員把稅收交給了一二線城市,分級管理政策下,縣城教育是最小的單位,而突出的矛盾在於,勞務人員的稅收、創造GDP等留在了發達城市,不能補給當地縣城財力。而縣城要承擔其整個鄉鎮與市區的教育。

  分級管理到了縣城這一步,體量是最大的,壓力也是最大的。曾有數據統計,湖南縣級城市,每增加一個學生,需要配備的教育支出就達5萬元。

  明顯的是,對於湖南耒陽這樣一個貧困縣,本就捉襟見肘的財力在教育上的支出,實在力不從心。

  很多人把對策集中在“落戶”上,現實是,在外務工的鄉鎮家庭,把孩子帶到發達的務工城市將會受到戶口政策的限制,只會被發達城市擋在門外。

  在家務工的鄉鎮群體大批量湧入城市需要一個過程,並且實際操作起來難度加大,意味著要另尋生計。另外短期內大批量的進入市縣也消化不了,大班額情況只會加劇。

  不論怎樣,耒陽市財政短板一日補不上,便無法從根源上解決教育問題。

  耒陽財力提升不僅要加快完成經濟轉型,尋找代替煤炭資源的主體財源。中央也應加大對貧困縣市的教育投入,光靠分級財力無法解決問題。解決了財力問題,更要對學校的規劃用地、生源的劃分、教育軟硬件的統籌劃分從長計議。

  3

  耒陽教育還需要這些“輔助”

  讓人不解的是,對於湖南這樣一個教育比較困難的省份,各群體並沒有同心協力解決當下教育問題,反而關聯交易和教育領域微腐敗卻屢有發生。

  據湖南省披露,湖南省存在中小學違規征訂教輔材料問題和中小學學生食堂經營管理問題,目前這兩項問題的專項整治工作已經在開展。

  而本次耒陽衝擊國家機關案件中的當事學校——湖南師大附中在緊缺的教育資源投入中獲得了600畝建校用地、周邊預留500畝商業用地作為投資辦學回報、連續10年每年補貼1000萬元等優惠政策。因此被耒陽當地廣泛質疑或存利益輸送。另外,其在興建過程中還存在“邊建邊批”的違法行為,一度被責令整改。

  繼教育資源被侵占、利益輸送、收受紅包後,在孩子教育細節上鉆空子謀利的現象越來越多。

  在孩子未來上動歪心思的人,是最罪不可赦的。

  小債就說這麽多,希望孩子們的教育越來越好。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債市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湖南最大縣級市再起風波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