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錦龍系“以債養債”?

2018-06-13 02:01:09 新京報 
清遠市錦龍大廈,錦龍股份董秘室、辦公室、人力資源部及清遠市供水拓展有限責任公司均在此。新京報記者 陳鵬 攝

  清遠市錦龍大廈,錦龍股份董秘室、辦公室、人力資源部及清遠市供水拓展有限責任公司均在此。新京報記者 陳鵬 攝

經過多年的發展,金融控股集團成為資本市場的一股重要力量。在此過程中,風險也日漸凸顯,亂象頻發。諸如一些民營企業違規進行關聯交易,金融機構淪為大股東的“提款機”,金控集團資本的真實性和充足性存疑等。

  經過多年的發展,金融控股集團成為資本市場的一股重要力量。在此過程中,風險也日漸凸顯,亂象頻發。諸如一些民營企業違規進行關聯交易,金融機構淪為大股東的“提款機”,金控集團資本的真實性和充足性存疑等。

  如今,防範金融風險被列入“三大攻堅戰”,監管機構亦出手規範金控集團。在此背景下,新京報經濟新聞推出“隱秘金控系”系列報道,透視生態,揭示風險。

  6月15日,錦龍股份將召開2017年度股東大會,包括新一屆董事會人選在內的10余事項將接受股東表決。

  兩年前的6月15日,錦龍股份實際控制人楊誌茂辭任董事長,後因在收購東莞證券中存在單位行賄被判刑。

  近些年來,一大批民營企業湧入金融領域,各類隱秘金融族系引發關註,楊誌茂、朱鳳廉夫婦圍繞錦龍股份等公司構建的“錦龍系”名氣不算大。不過,梳理公開資料可發現,二人控制的“錦龍系”已經控股中山證券、大陸期貨2家金融企業,並參股包括東莞證券、益民基金、東莞農村商業銀行等6家金融公司。而“錦龍系”控制的金融資產運營平臺錦龍股份,2017年的總資產已經達到333.41億元。楊誌茂、朱鳳廉夫婦2017年、2016年分別以100億元和115億元的財富上榜胡潤百富榜。

  2017年,錦龍增資中山證券的資金來自母公司新世紀公司的借款。錦龍股份為還借款,多次融資,質押中山證券、東莞證券部分股權。近年,錦龍股份資產負債率逐年上升。作為錦龍系核心金融資產,中山證券近兩年凈利腰斬。另一主要金融資產東莞證券則在IPO“折戟”後至今未見新動作。

  錦龍系

  關鍵人物:楊誌茂、朱鳳廉

  重要公司:新世紀公司、錦龍股份、中山證券、大陸期貨、東莞證券等

  錦龍系從2000年開始,通過資本運作,構建了以證券業務為主的金融版圖,涉及證券、期貨、基金、銀行、私募等領域,創始人極為低調。

  定增失敗,錦龍股份借款增資中山證券

  根據錦龍股份公告,10億元銀行授信額度的擬定授信方為平安銀行廣州分行,期限一年,錦龍股份需以所持東莞證券20%的股份進行質押。對於申請10億元銀行授信的用途,錦龍股份稱,為償還公司借款、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等。

  錦龍股份是楊誌茂控制的錦龍系核心企業之一,經過多次資產重組後,業務逐漸從紡織、房地產、自來水等轉變為證券公司業務,中山證券、東莞證券為兩大主要控股和參股的公司。

  錦龍股份的部分“債根”在2016年增資中山證券時已埋下。2013年收購中山證券66.05%股權後,錦龍股份2015年底便計劃通過定增的方式募資,再增資中山證券。錦龍股份2016年9月19日公布的非公開發行股票第二次修訂稿顯示,錦龍股份擬募資總額不超過70億元,其中64.575億元用於增資中山證券,剩余資金用於償還公司借款。但因為楊誌茂涉嫌單位行賄被起訴,這項定增計劃也在2017年5月宣告終止。

  定增募資的路徑不成,錦龍股份轉而嘗試借錢增持中山證券。2017年9月,中山證券完成增資擴股,錦龍股份以約10.9億元現金認繳,持股比例隨之從66.05%升至70.96%。按照錦龍股份2017年年報披露,彼時增資中山證券的資金來源為“借入”,但並未披露具體的借款方。

  值得註意的是,這部分資金的額度與同時期來自新世紀公司的短期借款金額接近吻合。根據錦龍股份2017年年報,2017年9月,錦龍股份向控股股東新世紀公司借款11億元,借款期限1年,並需要為此支付2077萬元的利息。

  6月11日,一位接近錦龍股份核心層的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增資中山證券所借的11億元是從母公司(新世紀公司)借的。

  對於錦龍股份借款增資中山證券,股吧中一些網友表示不解,“錦龍資金鏈短缺到這樣的程度,為什麽還借錢增資中山證券?”

  值得註意的是,證監會曾在今年3月30日發布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第二十五條明確要求“證券公司股東的出資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不得以委托資金、負債資金等非自有資金入股證券公司”。

  上述人士稱,錦龍股份此前對政策並沒有預料,現在都批完了,管理規定還是征求意見稿,不會受到影響。

  為還債質押中山證券、東莞證券部分股權

  錦龍股份的負債率上升。根據錦龍股份2017年年報,公司合並負債總額為278.13億元,資產負債率為83.42%,同比提高3.93個百分點。錦龍股份稱,公司在保證償債能力的同時,適當加大了杠桿。2014年-2017年,其資產負債率分別為73.79%、74.8%、79.49%、83.42%,逐年擡升。

  278.13億元的債務總額中包括11億元的短期借款,13.5億元的長期借款,以及通過信用業務收益權轉讓、次級債券、收益憑證等融資產生的債務。

  “以債養債”似乎成了錦龍股份維持償還能力的方式。在準備向平安銀行申請10億元授信額度以償還公司借款、補充流動資金前,今年3月,錦龍股份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向東莞信托申請貸款的議案。“為償還公司借款,同意公司向東莞信托有限公司申請貸款不超過人民幣6億元,期限不超過三年”,錦龍股份在2017年年報中稱,截至報告日,向東莞信托貸款4億元(期限3年、年利率8.5%),所持中山證券12.33%股權質押給東莞信托。

  5月初,同樣是為償了還公司借款,錦龍股份又將所持中山證券18.5%股權質押給渤海信托,通過股權收益權轉讓與回購的方式進行融資。兩次融資質押中山證券的股權合計為30.8%,占到錦龍股份持有中山證券股權的43%。

  錦龍股份的13.5億元長期借款均以東莞證券的股權作為質押。其中,3.6億元長期借款來自平安銀行廣州分行,另外9.9億元長期借款來自國投泰康信托,錦龍股份分別質押了東莞證券10%和20%股權。按照錦龍股份持有東莞證券40%的股權計算,質押比例達到75%。

  錦龍股份2016年8月26日發布的公告顯示,為滿足公司流動資金周轉需求,董事會同意公司向平安銀行廣州分行申請人民幣4.5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期限一年,以公司所持有的東莞證券10%股份提供質押擔保。同時,為置換銀行貸款和補充公司流動資金,公司董事會同意公司向國投泰康信托申請貸款人民幣10億元,期限三年,以公司所持有的東莞證券20%股份提供質押擔保。

  類似通過股權質押融資的方式,也在新世紀公司和錦龍股份之間發生著。

  去年5月2日,錦龍股份董事會同意中山證券為新世紀公司非公開發行30億元公司債券提供主承銷服務,但至今也未公布這項關聯交易的新進展。

  錦龍股份4月16日披露的公告稱,新世紀公司將占錦龍股份總股本8.37%的股份質押給第一創業證券,以辦理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彼時,新世紀公司共持有錦龍股份3.82億股,其中約3.6億股處於質押狀態,占到其總持股數的94%。

  本月初,新世紀公司解除對錦龍股份部分股權的質押,截至目前質押的比例占到其總持股數的87%。

  對於錦龍股份的質押情況以及向股東借款增資中山證券等情況,上述接近錦龍股份核心層人士認為,與此前定增失敗有關,“因為之前的再融資停了,沒再做,負債率會相對高一些。”

  錦龍系金融版圖擴張,開始出售部分資產

  隨著對中山證券的控制增強,錦龍股份以證券業務為主的金融拓展路徑顯現,外界對以錦龍股份為主體的錦龍系金融版圖也更加關註。

  記者梳理錦龍股份2017年年報和相關數據發現,通過直接持股近71%的中山證券,錦龍股份介入期貨、基金領域。中山證券持有大陸期貨51%股份、益民基金20%股份及世紀證券1.09%的股份。同時,錦龍股份和新世紀公司合計持有東莞證券44.6%的股權(實際控制人為地方國資),錦龍股份還全資持有上海勝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並擁有華聯期貨、東莞農村商業銀行和清遠農村商業銀行3%、0.77%、0.06%的股份。

  此外,錦龍股份2016年便參與發起設立前海華業養老保險、喜康人壽等兩家保險公司,近期陷入風波的上海華信國際集團也是前海華業養老保險發起股東之一。對於保險公司設立進展,錦龍股份5月29日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籌建、設立事項尚須獲得銀監會的批準,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因故此前已退出。

  在錦龍股份的歷屆董事會中,從2006年至2014年的13年間,曾出現楊誌茂、朱鳳廉夫婦搭檔董事長和總經理的時光。記者了解到,大部分時候朱鳳廉管後勤和行政,楊誌茂決定公司大事。

  錦龍股份體系之外,楊誌茂還通過新世紀公司入股久銀控股,進軍私募,以27.52%股份位居天津久豐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第一大股東。港股上市公司環球實業科技控股有限公司2017年年報顯示,朱鳳廉也持有環球實業科技24.54%的股份,並是好盈證券、好盈融資有限公司和好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

  一邊在尋找金融業務的投資機會,另一邊錦龍股份也在出售金融類企業。

  今年1月份,大陸期貨宣布擬對下設全資子公司傑詢資管減資,收回4000萬元長期投資。5月15日,錦龍股份發布公告稱,傑詢資管已辦理完相關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對於減資的用意,錦龍股份在公告中解釋,“為盤活自有資金,提高自有資金使用效率。”從財務數據上看,傑詢資管2016年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255.95萬元和-426.77萬元。在減資之前,傑詢資管的一大業務主體上海傑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已經剝離。

  此前的2017年9月,錦龍股份將所持清遠市清新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全部股份(593.8萬股)出售給非關聯方,對應價格為1603萬元,這項交易貢獻了903萬元的投資收益。

  值得註意的是,2014年清遠市清新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進行增資擴股,彼時錦龍股份持股比例由2.18%被稀釋至1.0067%,當年錦龍股份也將清遠市清新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清遠農村商業銀行、華聯期貨、東莞農村商業銀行、世紀證券等從長期股權投資調整至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年報數據顯示,在出售清遠市清新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之前,錦龍股份2015年和2016年分別獲得現金股利75.5萬元、68.7萬元。

  核心金融資產中山證券近兩年凈利“腰斬”

  作為錦龍系的核心金融資產,楊誌茂淡出臺前的兩年間,中山證券繼續擴展業務領域和規模。在2017年籌劃增資擴股的同時,錦龍股份董事會相繼批準中山證券設立另類投資子公司和私募投資基金子公司。

  錦龍股份2017年年報稱,報告期內完成了40家分支機構設立及工商登記事宜,為中山證券下一步全牌照效能發揮奠定了基礎。中山證券年報披露,截至2017年末,中山證券共有3家分公司,獲監管許可開業的證券營業部為80家。

  隨著分支機構的增加,營銷人員的數量也迅速膨脹。到去年12月底,中山證券營銷人員數量達到773人,其中員工制營銷人員165人,證券經紀人608人,全年增加279人,增長率達到56%。

  不過,中山證券近年的盈利數據並不理想。中山證券2016年、2017年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3.5億元和1.34億元,較前一年分別同比下滑55.7%和61.57%。

  “中山證券業績浮動跟市場有關,公司經營還是正常的。”前述人士說。

  相對來說,錦龍股份參股的東莞證券整體利潤表現平穩一點。2016年和2017年,東莞證券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8.28億元、7.6億元,較前一年同比下滑的比例是43%和8%。

  對於中山證券2018年的發展規劃,錦龍股份在年報中稱,將通過中山證券大力拓展證券業務,通過民營控股上市公司的機制優勢提高中山證券的市場化程度,提升中山證券的經營規模和經營業績。

  卷入楊誌茂案,東莞證券IPO折戟未現轉機

  在2017年報披露的2018年經營發展的計劃中,錦龍系沒有放棄的計劃包括推進東莞證券IPO,“將積極推進東莞證券的IPO上市工作”。

  去年5月,楊誌茂身陷單位行賄案的漩渦之中,東莞證券便向證監會申請中止IPO審查。此次單位行賄與東莞證券直接相關,也讓東莞證券此前部分股權轉讓的合法性遭遇質疑。

  目前楊誌茂夫婦控制的錦龍股份和新世紀公司合計持有其44.6%的股份,但東莞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東莞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東莞市金信發展有限公司三家合計持有剩余所有股權,背後的實際控制方為東莞市國資部門。

  爭奪東莞證券控制權,曾是楊誌茂在金融領域嶄露頭角的一役。2009年3月25日,新世紀公司受讓東莞市東糖實業集團公司所持東莞證券2530萬元出資額,占出資總額的4.60%。當年6月,證監會批復另一項重組方案,錦龍股份分別受讓東莞市金銀珠寶實業公司出資額11000萬元、東莞市東糖實業集團公司出資額6050萬元、中國匯富控股有限公司出資額2750萬元、東莞市西湖大酒店出資額2200萬元,合計占出資總額比例的40%。

  拿下東莞市金銀珠寶實業公司手中的20%股權前,楊誌茂和錦龍股份曾遭遇“勁敵”,彼時東莞控股公司也有收購意向,並向國資委打了報告。

  在關於原東莞市國資委黨組書記、主任梁建新受賄的一審判決書中,梁建新供述稱,楊誌茂通過與時任東莞市主要領導的私人關系爭取多方支持。時任東莞市委書記劉某曾提出五項意見,包括“國有企業不能參與投標”、“受讓公司必須是上市公司”、“若中標的受讓公司註冊地在東莞市外,就要求該公司在中標後將註冊地遷移至東莞市”等。最終,在沒有其他投標競爭對手的情況下,錦龍中標收購了金銀珠寶公司轉讓的東莞證券20%股權。

  對於東莞證券的IPO進展和股權處置問題,錦龍股份5月29日針對新京報的采訪提綱回應稱,“東莞證券IPO目前處於中止狀態,截至目前公司無調整持有東莞證券股權比例的計劃。”

  董事長將離職,朱鳳廉會否掌舵?

  2017年12月,錦龍股份公告稱,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原董事長楊誌茂單位行賄罪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實際控制人楊誌茂被判刑,核心公司錦龍股份面臨資金壓力,保險公司設立和東莞證券IPO停滯不前,冀望於擴大金融版圖的錦龍系將由誰領路?

  5月25日,錦龍股份公布2017年度股東大會的17項提案。在《關於公司董事會換屆選舉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的議案》中,錦龍股份稱,鑒於公司第七屆董事會任期將於2018年6月屆滿,公司擬進行董事會換屆選舉。“公司第七屆董事會同意提名朱鳳廉女士、張丹丹女士、張海梅女士、曾坤林先生、禤振生先生、劉偉文先生為公司第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任期三年,自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之日起生效。”

  值得註意的是,在上述非獨立董事候選人名單中,並未出現錦龍股份現任董事長藍永強的名字。而對於錦龍系來說,藍永強似乎充當了“救火隊長”的角色。

  2016年初,因為董事長楊誌茂“失聯”,錦龍股份停牌。不久後,復聯的楊誌茂授權董事、總經理劉偉文暫時代理行使董事長職責。此後的6月份,楊誌茂辭去錦龍股份第七屆董事會董事、董事長、發展戰略委員會委員和主任委員職務,同時辭去錦龍股份子公司上海勝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和經理職務。

  2016年7月4日,50歲的藍永強獲任錦龍股份董事長,任期到2018年6月3日。截至2016年底,錦龍股份、上海勝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由“楊誌茂”變更為“藍永強”。2016年度,中途接棒董事長職務的藍永強拿到所有錦龍股份董監高人員最高的稅前報酬,227.3萬元。2017年,藍永強的薪水達到320.69萬元。

  在前述人士看來,藍永強是“守城”的角色,團隊會一起商量,而楊誌茂和朱鳳廉習慣用新世紀等公司的老員工,“比較熟悉、穩定”。錦龍股份方面5月29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董事會換屆選舉完成後,藍永強先生將不再擔任公司董事職務。”

  對比2015年公布的第七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名單,新一屆董事會中的新面孔只有禤振生一人。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禤振生也是錦龍系老人。現年49歲的禤振生現任環球實業科技控股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及東莞市新世紀科教拓展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也曾在楊誌茂夫婦控制廣東博信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期間擔任董事、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

  記者註意到,早在今年3月份,藍永強便已經成為上市公司能源國際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對於朱鳳廉是否會“出山”做董事長,前述人士說,“正常是這樣安排的”。

  新京報記者 陳鵬

  chenpeng@xjbnews.com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錦龍系“以債養債”?》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