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期限利差如何修復

2017-08-11 17:04:00 證券市場周刊 

  當前很難從基本面尋找期限利差修復的基礎,只能通過短期利率穩定甚至下行來實現。

  本刊特約作者 許堯/文

  2017年6月,1年期國債與10年期國債出現收益率倒掛。2013年“錢荒”中的利率倒掛始於6月21日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極度緊缺,終於6月25日央行釋放流動性。本次利率倒掛持續10個交易日後,在央行熨平資金面及財政部開展國債隨買操作後逐漸恢復正常。

  不同於2013年“錢荒”中流動性的極度緊缺,2017年6月的利率倒掛並沒有伴隨出現銀行間市場回購利率大幅飆升、資金面極度緊張的情況,相反銀行間市場資金利率維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因此,流動性緊張並不能解釋利率倒掛。市場另一種觀點認為是委外機構集中拋售導致,但委外集中拋售若對市場造成衝擊應會使得利率曲線整體上移,而並非短端利率的上行。委外集中拋售導致利率倒掛的解釋力並不強。

  截至7月末,期限利差雖有所擴大,但仍處於3%分位的歷史極低位置。此時,重新檢視期限利差變動的影響因素,判斷未來期限利差將如何變動,似乎能給我們在當前分歧極大的市場中指明方向。

  經濟下行期利差收窄

  2002年至今,10年期國債與1年期國債利差均值為106BP,利差最大為295BP,利差最小為負值。2005年以前利差波動較為劇烈,可能與之前債券市場不完善、中債估值體系不完備有關。2005年之後,利差表現出較為明顯的趨勢性變動。但總體來看,10年期國債與1年期國債利差中樞不斷在降低,與GDP的增速階梯式下降保持同步。

  以2005年為起點,2005年至2011年為第一階段,2012至今為第二階段。能夠發現,第一階段10年期與1年期國債利差均值為131BP,而第二階段利差均值僅為63BP。與此同時,我們的GDP增速也由2005年至2011年的年均10%下降至2012年至2016年的年均7%。

  邏輯上講,經濟增速加快,投資回報率更高,融資需求旺盛,利率水平也就相應提高,反之亦然。換一個角度講,經濟增速下滑越快,降息的預期越強,預期未來的利率水平也會更低。理論上,10年期與1年期國債利差是對未來短期利率水平的預期。因而,利差的趨勢性變化應與經濟增速的趨勢性變化同步。在經濟上行期,利差將擴大;經濟下行期,利差將收窄;而在穩定增長期,利差在較低水平且波動不大。

  美國過去30年的國債利差水平與經濟增長保持同步變動,並且利差的拐點較經濟增速拐點略有提前。比如,上世紀90年代初美國經濟出現弱復蘇,國債利差領先經濟增速拐點大概一年左右;90年代美國經濟的“大穩健”,國債利差連續多年保持較低位置,並且波動性下降;2001年互聯網泡沫後的經濟復蘇,國債利差也領先大概一年左右;2008年的金融危機,經濟增速拐點在2009年初,而國債利差拐點在2008年初就已出現。

  日本國債利差的歷史數據也表現出類似的規律。1996年後,日本國債利差水平持續下降,同時日本經濟長期零增長。

  中國經濟增速已由2011年之前的年均10%以上高速增長階段轉換到目前6%-7%的中高速增長階段,經濟增速難以再次回到之前的高速增長,預計國債利差均值很難回升至前期的較高水平。

  通脹預期弱,制約利差回升

  影響未來短期利率的因素除了經濟增速之外,還有未來的通脹水平,也就是通脹預期。如果通脹預期保持穩定,那麽期限利差的波動應與通脹預期的波動無關(與經濟的未來增長速度有關);如果通脹預期出現趨勢性變動,則帶動期限利差同向變動。

  2003年至2008年,美國的通脹預期基本保持在2%以上的水平,波動不大,而同期國債期限利差則坐了一趟過山車,最高超過250BP,最低為負值。利差的波動與通脹預期波動無關。2008年之後,由於金融危機導致經濟衰退和復蘇緩慢,通脹預期開始波動,國債期限利差開始隨之趨勢變動。

  現實中,通脹預期難以通過具體的數據觀察到。美國發行了TIPS債券,可以通過TIPS債券收益率與國債收益率之差觀察通脹預期的變動,但國內缺乏可以實際觀測的數據。央行雖然每季度公布通脹預期指數,但由於發布頻率過低且時間跨度限於未來三個月,無法作為長期通脹預期的有效觀測指標。

  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是將當期的實際值作為過去的預期值。由於市場主體總是不斷通過各種經濟活動調整自己的預期,通脹數據公布時市場的預期應與數據基本一致。某種程度上,當前的通脹指標可以作為過去預期值的替代。

  將通脹數據的日期前移9個月發現,CPI與國債期限利差變動基本一致,拐點接近同步(如圖)。如2007年下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國債期限利差不斷回落,平移後的通脹數據也同步回落;2009年底至2010年,通脹快速上行,而國債期限利差也提前上行,並保持高位;2013年之後,國債利差始終維持低位,通脹回落後也一直保持在較低位置。

  資金利率主要影響短債利率

  期限利差是對未來利率水平的預期。期限利差擴大,預期未來利率水平相對現在上升;利差縮小,預期未來利率水平相對現在下降。期限利差的變動,可能源於預期未來利率水平的變動,由經濟潛在增速和長期通脹預期決定,也可能源於短期利率水平的變動。由於短期利率與資金利率完全同步變動,因而貨幣市場資金利率應該與期限利差呈反向變動。

  多數時點,國債利差與3個月SHIBOR呈現明顯的反向變動關系,典型的階段如2009年年初至2010年年底,以及2016年底至今的這一輪貨幣市場利率上行周期,貨幣市場利率與國債期限利差表現出明顯的反向變動關系。

  例外的是2014年年初至2016年9月,期限利差與資金面的變動關系並不明確。3個月SHIBOR從高點持續下降兩年,但國債利差除了由於短期利率快速下行導致的兩次大幅波動外,一直處於相對穩定的水平。這一時期是我國經濟增速快速回落的一段時期。預期未來經濟增速的持續下行,導致利差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

  由於必須假定經濟的潛在增長速度和通脹預期保持穩定,短期利率與期限利差的關系較為復雜並且不易觀察,但仍可以確定,資金利率的上行會導致短期利率債收益率上行,從而推動期限利差收窄。

  長期看流動性與期限利差無關

  交易行為影響期限利差的邏輯在於交易主體對於長期債券要求更高的流動性補償。在寬松周期,流動性狀況變好的情況下,交易要求的流動性溢價降低,長期債券會更受青睞。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寬松周期往往是利率下行周期,長期債券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本利得,更受市場歡迎,因而期限利差應該收窄。

  這裏我們用R007的波動性來代表市場資金面的松緊情況。市場較為寬松的時期,R007的波動性會降低,反之亦然。我們觀察2006年至今的所有數據,並沒有發現R007的波動率與期限利差之間存在明顯的關系。特別是在兩個典型的寬松周期,2009年和2015年年中至2016年年中,R007的波動性明顯較低,利率也處於下行周期,但同期期限利差並沒有明顯的趨勢性收窄,反而處於一個較為穩定的區間波動。由此可以判定,流動性的變化、市場的交易行為對於期限利差並不會產生趨勢性的影響。

  期限利差修復依靠短期利率下行

  回頭看年初至今的期限利差收窄的過程。經濟企穩回升,但並非處於持續上行期,市場也不認為未來經濟會快速反彈;PPI衝高回落,並未帶動CPI上升,市場對未來的通脹預期一直偏弱,並無明顯變化;短期資金利率SHIBOR則持續走高。與此同時,期限利差不斷收窄。

  因而,資金面的持續偏緊,短期利率的連續上行是構成本輪利差倒掛的主要原因,而經濟增速、通脹等因素對於本次期限利差的變化影響相對較小。更進一步講,站在當前時點看未來,通脹上行的壓力並不大,長期通脹反而有繼續走低的預期,而經濟增速也不會明顯地加速上行,因而期限利差的修復也只能通過短期利率穩定甚至下行來實現。

  作者就職於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股吧)金融市場部,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期限利差如何修復》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