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2017-07-28 10:32:28 《債券》雜誌  許堯

  摘要:近期關於我國央行“縮表”的討論引發了市場的關註。本文簡要分析了2002年之後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擴表”的兩個階段、央行資產負債表變化與貨幣投放量之間的關系,以及商業銀行經營行為對央行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本文認為,央行的“擴表”與“縮表”與其貨幣政策選擇有關,要全面、客觀地認識所謂央行“縮表”現象。

  關鍵詞:貨幣政策 央行資產負債表 外匯占款 實體經濟

  今年3月末,我國央行資產余額為33.74萬億元,較今年1月末下降近1.1萬億元,之後關於我國央行“縮表”的討論引發了市場的關註。筆者發現,央行在《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以專欄的形式闡述了“如何理解所謂央行‘縮表’”。由於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不僅與貨幣政策息息相關,還直接關系著商業銀行信貸投放及其資產負債表的變化,因此準確分析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對於我們理解央行貨幣政策,以及預判資金面走勢具有較為重要的意義。為此,本文嘗試對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情況進行探討。

  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歷史變化

  通過觀察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歷史數據可以發現,截至2017年5月底,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累計有37個月曾出現過資產余額環比下降的情況。其中,2011年前的“縮表”均是偶然發生,且次數少,較為分散。2011年至今,央行資產余額曾有27個月出現環比下降,期間有兩個時期相對集中,分別為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其中有4個月環比下降)、2014年12月至2016年3月(其中有12個月環比下降)。這兩段“縮表”周期均為降準周期,由於降準會推升貨幣乘數,所以當時資金面較為寬松。其他時間點如2013年7月、2013年12月、2014年2月以及2016年8月至今的央行資產規模下降過程均出現在緊縮周期(見圖1)。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1 央行資產規模與存款準備金率

  數據來源:Wind資訊

  (編者註:1.請將藍色圖例改為“央行資產規模(左軸)”;2.左軸上方“單位:億元”改為“億元”)

  歷史數據顯示,在降準周期較容易出現央行連續“縮表”,而降準周期往往是貨幣政策偏寬松周期,如2015年。正如《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所指出的,“中國央行‘縮表’並不一定意味著收緊銀根,比如在資本流出背景下降準會產生‘縮表’效應,但實際上可能是放松銀根的”。而央行“擴表”也並不意味著寬松,如2013年至2014年上旬,央行整體資產負債表擴張,但資金面偏緊較為明顯。

  央行資產負債表變化分析

  (一)要理解央行是如何“擴表”和“縮表”的

  2002年之後,央行的“擴表”大致經歷了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2014年之前,外匯占款是央行“擴表”的主要方式。2014年5月,央行外匯占款余額達到峰值27.30萬億元,較之2002年初增加了25.50萬億元,與此同時,央行資產規模增加了28.37萬億元。

  第二階段:2014年之後,對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債權成為央行擴張資產負債表的主要途徑。2014年之後,隨著外匯占款的下降,央行主要通過MLF、PSL、逆回購等工具擴張資產負債表。截至2017年5月底,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資產由2014年5月的1.39萬億元增加至8.58萬億元,累計增加7.19萬億元;外匯占款下降5.75萬億元,凈增加1.44萬億元。同期,央行資產規模增加1.35萬億元(見圖2)。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2 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路徑

  數據來源:Wind資訊

  (編者註:1.請將左軸上方“單位:億元”改為“億元”;2.去掉左軸數據千分符)

  此外,央行還通過其他方式“擴表”。如2007年,央行對中央政府債權由2856億元增加至1.63萬億元,增加了近1.35萬億元,系當年央行購買特別國債1.35萬億元所致,對應央行資產規模增加1.35萬億元。

  同樣,央行的“縮表”也是通過減少資產的方式來實現。2015年,央行外匯占款減少2.2萬億元,同期央行資產規模減少2萬億元;2017年2、3月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和MLF共計凈回籠資金9185億元,對存款類公司債權減少1.06萬億元,同期央行資產規模減少1.1萬億元。2015年的“縮表”主要是外匯占款減少導致的央行資產規模被動減少,而2017年2月、3月,央行主動減少投放,由此資產規模減少。

  由此可見,外匯占款、購入國債、增加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逆回購、MLF、PSL、再貸款等)是央行擴張資產負債表的主要方式。在這三種方式中,央行對於購入國債和增加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具有絕對的主動權,而對於外匯占款管理的主動權較弱。

  筆者認為,在目前外匯占款較為穩定的背景下,央行的“擴表”與”縮表”與其貨幣政策選擇有關。換言之,資產負債表的擴張與收縮主要取決於央行逆回購、MLF、PSL等政策工具的組合使用情況。

  (二)需要明確央行資產負債表與貨幣投放量之間的關系

  貨幣投放量反映在央行的負債端,不僅受到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增減的影響,還受到負債結構變化的影響1。

  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負債項主要包括儲備貨幣、貨幣發行(發行現金)、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不計入儲備貨幣的金融性公司存款、發行債券、國外負債、中央政府存款、自有資金和其他負債。相比而言,發行債券、自有資金、其他負債、金融性公司存款絕對規模較小且變動不大,規模變動較大的是貨幣發行和中央政府存款。貨幣發行和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構成央行的基礎貨幣投放量。

  直接決定資金面松緊,並影響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擴張的是央行資產負債表負債端的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由法定存款準備金和超額準備金兩部分組成。超額準備金的多少實際上就決定了資金面整體的松緊程度2。

  本文通過構建一個簡化的央行資產負債表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模型,依次模擬並觀察央行MLF操作、貨幣發行、繳稅等因素對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假設初始狀態的央行資產端只有外匯占款,而負債端只有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3。商業銀行資產端只有準備金存款,負債端只有吸收存款。

  情形一:MLF操作的影響

  央行資產端增加MLF操作(對其他存款類公司債權),負債端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增加。相應地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資產端準備金增加,負債端對中央銀行負債增加。MLF操作會帶來央行與商業銀行資產規模的等額變動(見圖3)。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3 MLF操作對央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

  情形二:現金發行增加的影響

  由於中央銀行無法直接面對公眾,現金發行4需要通過商業銀行進行。現金發行量的多少取決於公眾對現金的需求所衍生出的商業銀行對現金的需求。假設其他條件不變,現金存款增加,則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中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減少,貨幣發行增加;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上準備金存款減少,庫存現金增加。現金發行不影響央行與商業銀行資產規模,會改變央行負債結構與商業銀行資產結構5(見圖4)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4 現金發行對央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

  情形三:繳稅的影響

  繳稅(稅收上繳國庫)表現為央行負債端的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減少而中央政府存款增加,相應地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資產端準備金存款和負債端吸收存款等額減少。繳稅會造成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收縮(見圖5)。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5 繳稅對央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

  央行負債結構的變化在很多情況下並不能由央行直接控制。如每年春節期間現金發行都會大量增加,規模往往在1~2萬億元,此時準備金存款會減少;每年的1、4、7、10月份,由於集中繳稅,中央政府存款往往會大規模增加,相應的準備金存款會減少。在這些時點往往容易出現資金面緊張。但是這些因素均是短期的擾動因素,只會造成資金面的季節性偏緊,並不會造成長期的影響。

  2017年2、3月份央行“縮表”是節後現金回流、央行回籠現金、財政支出加快所致。歷年春節後兩個月央行資產負債表都會出現“縮表”或者是增幅較低。但由於現金回流,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反而增加,表面上央行資產負債表“縮表”,實際上反而是“擴表”了6。

  (三)需要理解商業銀行經營行為對央行資產負債表和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

  以貸款為例,為便於說明問題,本文將央行資產負債表中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科目分為“法定準備金”和“超額準備金”兩部分(央行資產負債表中並不存在這兩個科目)。同時為便於計算,假設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為20%。

  商業銀行發放貸款後,資產負債表資產端發放貸款增加、負債端吸收存款增加。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擴張,而央行的資產規模沒有變化。央行資產負債表負債項下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的結構發生變化,法定準備金增多,超額準備金減少。此時,如果央行不投放貨幣,商業銀行超額準備金下降,超儲率下降,由此可能導致資金面緊張,商業銀行可用於發放貸款的資金減少,發放貸款的能力可能下降。商業銀行發放貸款會使商業銀行資產規模增加(見圖6)。

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

  圖6 商業銀行經營行為對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影響

  從央行的角度講,由於法定準備金在一定時間內基本穩定,投放貨幣就意味著超額準備金增多,銀行體系超儲率的上升,市場資金面寬松,帶來商業銀行發放貸款能力上升,進而帶來整個商業銀行體系資產擴張能力的提高,反之亦然。因此,在法定準備金率不變的情況下,央行資產規模與商業銀行資產規模的比例應該保持大致穩定。

  由此,本文得到一個央行貨幣政策工具影響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簡單邏輯。公開市場投放增加(減少)→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張(收縮)→商業銀行投放貸款能力增加(降低)→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擴張(收縮)。如果央行持續“縮表”,並且沒有動用法定存款準備金對衝,可能會影響信貸投放。

  客觀認識當前環境下的央行“縮表”

  反觀歐美央行,為應對次貸危機和歐債危機,美聯儲和歐洲央行均實行了超常規的貨幣政策,通過QE向市場註入大量流動性,其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也急劇擴張。與此同時,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足,表現為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收縮或者擴張緩慢,央行的資產規模占銀行業總體比例快速提高。隨著歐美經濟復蘇,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恢復,存在超常規貨幣政策退出的問題,有必要降低占比過高的央行資產規模,因而存在央行“縮表”的現實需要。

  與發達經濟體央行相比,影響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因素更加復雜,不宜將我國央行與國外央行進行簡單類比。比如當前我國加強監管的本意是解決金融“脫實向虛”和“金融空轉”的問題,並非是硬性地讓商業銀行和央行“縮表”,而且從穩定經濟增長、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宏觀調控初衷出發,仍需要央行和商業銀行健康地“擴表”。

  註:

  1.這裏不考慮央行票據和公開市場正回購。央行票據與正回購是負債端的工具,不改變資產負債表的規模。

  2.這就解釋了2015年央行資產負債表減少2萬億元,但資金面反而寬松的現象。雖然資產負債表縮減2萬億元,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同步減少2萬億元,但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的降低減少了法定準備金占用,超額準備金增加,資金面反而寬松。

  3.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對應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中的準備金存款,這裏忽略財務公司。

  4.這裏簡單說明一下發行央行票據的影響,央行票據反映在央行資產負債表負債端的發行債券科目內,其過程與現金發行類似。央行表現為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減少、債券發行增加,商業銀行表現為準備金存款減少,持有央行票據增加。該科目2010年曾一度高達4.7萬億元,主要是發行央行票據對衝外匯占款增加帶來的基礎貨幣投放。隨著央行票據的陸續到期,該科目的規模目前僅為500億元。正回購與發行央行票據類似。

  5.這裏不考慮公眾提取現金,若公眾提取現金,則商業銀行資產端庫存現金、負債端吸收存款等額減少。

  6.2017年2、3月份央行縮表1.1萬億元,主要是因為央行2、3月份公開市場操作(包括MLF等工具)凈回籠貨幣1.09萬億元,以及外匯占款下降約1000億元所致。但由於現金回流導致現金發行規模減少2.15萬億元,以及財政投放加大導致中央政府存款減少超過7900億元,真正影響商業銀行資金面的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反而增加約1.6萬億元。反觀4月份,央行通過貨幣政策工具凈投放資金2540億元,而當月中央財政存款增加4738億元,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反而減少2111億元。這也是4月份央行加大投放,資金面反而持續偏緊的一個原因。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如何理解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變化》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